寧波象山港公路大橋及接線工程聲屏障
寧波象山港公路大橋及接線工程聲屏障
中國民企打贏國際巨頭的專利訴訟 為中國高鐵走出去贏得契機
日期 2015-09-15 閱讀(3623)

        2015年9月7日,上海中馳集團收到專利復審委員的無效決定書,宣告涉案專利全部無效。德國建筑及土木工程界的巨頭旭普林狀告上海中馳集團專利侵權案,歷時近兩年的跨國訴訟,以中國民企的勝利畫上句號。

        面對國際巨頭咄咄逼人的攻勢,中方企業以技術自信和維權得當,贏得了曠日持久的跨國官司。讓德國旭普林欲通過已經作廢的聲屏障技術專利殺手锏,繼而壟斷中國高鐵聲屏障產品市場,遲滯中國高鐵走出去的戰略失效。

        ·跨國官司

        2014年1月10日,德國旭普林將上海中馳集團告上法庭并索賠人民幣1400萬元,理由是上海中馳集團提供的用于京滬高鐵的聲屏障產品侵犯了其在中國的某項發明專利權。

        上海中馳集團是一家專業從事新材料研發、生產的高新技術民營企業,成立于2005年5月,主要產品以聲屏障為主。該集團多年致力于聲屏障等噪聲控制難題的解決,擁有幾十項發明或實用新型專利。產品也廣泛應用于各地公共設施,包括京滬高鐵等國家重點項目及大型市政工程項目。同時,關注城市環保問題,為營造低碳、生態、智慧、宜居的生活環境在技術上做著不懈的努力。先后榮獲“上海市守合同重信用單位”、“上海市合同信用等級AAA單位”等稱號。

        而原告方德國旭普林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是國際建筑及土木工程界的“巨無霸”。同時也是德國最大的承包商之一,在全球擁有超過8000名員工。在2013年度全球最大225家國際工程承包商中旭普林排名在第63位,2014年度上升至第58位。

        根據專利法,侵權產品的生產者和使用者均需要繳納專利許可費。一旦上海中馳敗訴,中國鐵路所使用金屬插板式聲屏障均需要繳納專利許可費,這不僅會對國家和人民的財產造成嚴重損失,而且中國高鐵聲屏障還會被扣上侵權的帽子,影響中國高鐵的國際聲譽。

2014年11月20日上海中馳集團一審敗訴,被判賠償旭普林人民幣800萬元。

        ·“早已被公開的技術”

        在被起訴后,上海中馳集團即對該專利和本司產品進行了初步的分析和對比,發現本司產品并未侵權,同時由于本次訴訟產品的使用方京滬高鐵公司的法律顧問主動要求幫我們應訴,并要求我們不要過問細節,結果導致一審敗訴。

        面對意外的專利訴訟和不利判決以及對方的和解請求,上海中馳集團并沒有妥協,集團組織了專業的技術和法律團隊,對該專利和本司技術再次進行深入的比對和分析,并對現有技術進行了全面的檢索,發現:一是我方產品同對方專利存在很大區別,一審中僅指出了部分不同,而且該“不同”還被判定為“等同”;二是我司認為旭普林的專利是無效專利。

        權利要求與某一篇現有技術相比存在區別技術特征,如果該區別特征被同一技術領域的另一篇現有技術公開,并且兩者之間存在結合的啟示,那么該區別特征不能給權利要求帶來創造性。針對權利要求1,這里的某一篇現有技術即為1991年10月2日公開的德國專利文獻G9106804.5及其中文譯文。

        另幾篇現有技術,分別為公開日為2006年6月21日公開號為CN1789564A的中國發明專利申請公開說明書;授權公告日為2001年10月9日,授權公告告為CN2654675Y的中國實用新型專利說明說明書;公開日為1991年9月19日的德國專利文獻G9105831.7及其中文譯文。

        被告方辯護律師據此認為上海中馳并沒有侵犯德方的專利權。一是根據招標方對技術指標的要求,二是中馳方在現有技術的基礎上進行改進,中馳不存在侵權可能。德方技術的公開具有全球性特征,該技術在90年代已經是公開的技術,該技術在相應的國家(德國)沒有專利,更無從談侵權。

        隨后上海中馳集團向北京高院提起上訴,并針對涉案專利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提出專利權無效宣告請求。

        ·旭普林的“中國棋局”

        在高院的第一次談話中,對方律師陳述“本案受到德國商會和德國使館的關注”,并多次使用外企慣用的外交手段,試圖從多個角度對上海中馳造成心理影響,脅迫中方同意對方的和解請求。此外,在中馳的投標行為中,旭普林采取給招標方郵寄一審判決書和告知對方我方敗訴等形式干擾中馳投標,影響招標方的決策,進一步脅迫中馳屈服和解。

        但為了維護中國高鐵的自主知識產權和名譽,上海中馳始集團始終不放棄原則。一審后,多家媒體和網絡的不利報道給上海中馳集團造成了巨大的壓力。在本次專利訴訟中,上海中馳集團直接和間接損失在3000萬元以上。

        中方認為,德方旭普林就該技術的專利申請涉嫌惡意注冊,在德國并未注冊成功,僅在中國注冊了專利。

        被告方律師認為,德方旭普林藉此作廢的專利殺手锏,一是可以壟斷中國蓬勃發展的高鐵市場,二是足可以遲滯中國高鐵走出去的國家戰略。

        此外,涉案專利的無效可有效避免專利權人的不正當競爭和對高鐵聲屏障行業的壟斷,過去已經建成的京滬、武廣、石武、京石、大西等高鐵,金屬插板式聲屏障產業總額達到300億元,如果旭普林涉案專利未被宣告無效,中國高鐵聲屏障估計要繳納15-30億元的專利許可費用。

        ·前車之鑒

        2015年9月7日,上海中馳集團收到專利復審委員的無效決定書,宣告涉案專利全部無效,歷時一年零八個月的專利侵權案,上海中馳集團通過不懈地堅持和對原則的堅守,成功無效對方專利權。

        上海中馳集團在孤軍奮戰的情況下、在跨國公司種種外交手段和其他手段的施壓下、在一審失利的情況下,通過無效對方專利權達到了釜底抽薪的效果。這充分體現了上海中馳集團技術的獨有性、維權的專業性和決策的正確性。中馳集團認為他們團隊有處理對外專利問題的能力,不會因為是涉外的官司和對手的強大而委曲求全。

        相比國內企業,國外企業的知識產權意識比較強,非常善于運用專利訴訟來限制競爭對手,達到打擊競爭對手的目的,當力量弱小的民營企業遭受到國外企業的專利恐嚇時,往往害怕退縮,以和解來換取暫時的和平,比如同行的其他幾家企業。

        上海中馳集團此次的勝利,給所有的國內企業樹立了榜樣,擊碎了國外企業不可戰勝的神話。我們需要的是正確的決斷力和對本土技術的信心,強化知識產權保護意識和維權意識,才有可能在面對國外企業的威脅時,臨危不懼。另一方面,此次的訴訟,也讓我們意識到創新對于企業的重要意義,在一帶一路的背景下,抓住國家轉型的重要契機。

        作為一家民營企業,上海中馳集團不僅追求中國制造也追求中國創造,有信心也有決心做好中國自己的制造業并走出去。

 

 

相關新聞
北京pk10是正规彩票吗